拱手相让六涨停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2017-07-0606:" />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8号

拱手相让六涨停 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1-28 09:00:03
内容摘要:  拱手相让六涨停 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 (新华社北京7月17日电)SourcePh"style="display:none">拱手相让六涨停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2017-07-0606:

拱手相让六涨停 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

  (新华社北京7月17日电)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拱手相让六涨停 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

拱手相让六涨停华北高速股东“与钱有仇”?2017-07-0606:32来源:证券时报网证券时报记者刘凡自6月28日复牌以来,华北高速(000916)已是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

特别之处是,华北高速在6月28日产生了几笔大宗交易,疑似股东富贵金洲(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所为。这个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股东,精准埋伏了一年多,在复牌当天就迅速折价清仓了华北高速,错失随后几天的6个涨停。这么不划算的交易,是不得已而为之,抑或另有隐情?精准布局6月28日,因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长达1年的华北高速复牌。就在当天,华北高速出现了3笔大宗交易。

其中,通过中信建投证券北京立安路营业部卖出了两笔,一笔为1000万股,一笔为万股,两笔的成交价均为元/股,总成交金额为亿元。

此外,由光大证券上海奉贤区人民南路营业部卖出了万股,成交价为元/股,成交金额万元。

一复牌就卖出了1000万股,是谁卖了这么多?证券时报记者发现,目前华北高速的十大流通股东中,持股超过1000万股的大股东有5名,分别是招商局公路网络科技控股股份公司、天津市京津唐高速公路公司、北京首发京津唐高速公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河北省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和富贵金洲(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贵金洲)。

上述5个股东当中,持股比例在5%以下的只有河北省公路开发公司和富贵金洲。

而富贵金洲持有万股,持股数量与6月28日的大宗交易中通过中信建投北京立安路营业部卖出的股份数量刚好相同。

据此推断,该笔交易有极大的概率来自于富贵金洲的抛售,也意味着,自2016年二季度进入华北高速的富贵金洲在等了一年之后,复牌的第一天就清仓了手中的华北高速。

根据华北高速过往公告显示,富贵金洲在2016年一季度并未持有华北高速,在2016年半年报中新进为第五大股东。

推算出富贵金洲进驻的时间应为2016年4月-6月。

而华北高速的停牌时间为2016年6月24日。

停牌前买入,复牌第一天就卖出,富贵金洲的这场布局真是精准。

不过6月28日两笔共计万股的交易中,相对停牌前收盘价折价率为%。

这对于富贵金洲来说,着实是笔不划算的买卖。

活跃的操盘者富贵金洲是谁?工商资料显示,富贵金洲成立于2015年9月16日,注册资本为2亿元,主营业务包括投资管理、投资咨询、资产管理、股权投资管理等。

富贵金洲原是金洲管道(002443)的全资子公司。

金洲管道的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富贵金洲的资产总额为亿元,负债总额为亿元,净资产为亿元。

2016年度营收为零元,净利润万元。

富贵金洲也是市场上活跃的操盘者。

公开信息显示,富贵金洲曾与猛狮科技(002684)、獐子岛(002069)等多家上市公司有瓜葛。

2016年8月,富贵金洲与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合同》(简称和岛一号),其中富贵金洲认购了2000万元。

和岛一号募集资金总额约5亿元,主要用于受让上市公司獐子岛控股股东,即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所持有的约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转让价格为元/股。

和岛一号目前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

按照獐子岛2017年7月5日元/股的收盘价计算,和岛一号所持有的獐子岛股份,已经浮盈8282万元。

6月28日,猛狮科技称,以3亿元的价格受让昆山民生瑞银股权投资企业认缴的中军新兴基金3亿元出资额,并与中军新兴基金其他合伙人签署了《北京中军新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

而该基金的其他合伙人就包括了富贵金洲。

富贵金洲还一度出现在湖南天雁(600698)2016年半年报的股东名单中,当时富贵金洲持有1734万股,占总股本的%,但随后在湖南天雁的股东名单上消失了。

今年4月,金洲管道还宣布,拟为全资子公司富贵金洲向银行贷款提供不超过3亿元的担保。

急甩锅今年5月,金洲管道对富贵金洲的态度大变,在股权、人事上与富贵金洲迅速撇清,并欲将其剥离给金洲集团。

6月5日,金洲管道宣布,与金洲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富贵金洲100%股权以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金洲集团,同时将公司持有的富贵金洲亿的债权原价转让给金洲集团。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富贵金洲不再是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原本在人事上相互关联的金洲管道与富贵金洲也有所调整。

今年4月24日,金洲管道董事、副总经理兼董秘吴巍平从金洲管道辞职,而他同时也是富贵金洲的法定代表人。

一个月后,富贵金洲的法定代表人从吴巍平变成了孙新江。

自此,从两个公司的人员名单上看,已找不到富贵金洲与金洲管道之间的联系。

症结在于富贵金洲被立案调查。

金洲管道公告称,5月9日,富贵金洲接到来自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

被调查的原因是涉嫌内幕交易。

目前中国证监会未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公布结论性意见。

但在当时即对金洲管道的股价造成重击。

急抛售如果此次华北高速的大宗交易确系富贵金洲在抛售清仓,那么如果联系它正处于被立案调查这个大背景下,富贵金洲的急于出手就不那么难理解了。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焰认为,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消息的人,在涉及证券的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的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公开前,买卖该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3万元的,处以3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

单位从事内幕交易的,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

富贵金洲目前正处于被立案调查的阶段,如在华北高速的大宗交易中快速清仓,即便是亏损卖出,对其规避或减少经济惩罚也将有利。

记者联系上了富贵金洲(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有工作人员一听到是询问华北高速的事宜,马上表示我们早就减了(华北高速),这个跟我们没关系了,半点关系都没有,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而对于接盘者来说,当天以元/股的成交价接手2000多万的股票,如能继续持有,赶上华北高速连续几个涨停后卖出,接盘方将获益颇丰。

据披露,6月28日的大宗交易中,最大的两个买方分别通过中国银河证券北京亦庄营业部和首创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买入,买入金额分别为万元和4640万元。

6月30日,中国银河证券北京亦庄营业部卖出了万元。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